About CISG China
Sponsor
Founders and Editors
CISG Global
Collaborators
Links
Online Enquiries
Call for Contributors
Contact Us
Guestbook
Homepage
Bulletin
Top News
Shanghai First Intermediate Court 25 December 2008  
Column:Court Decisions  Added:2010-1-22 13:46:21  Source:Weidi Long  Hits:929   

 

上 海 市 第 一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沪一中民五(商)初字第155号
 
  原告上海安莉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安莉,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袁颖,上海市邦信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徐国建,上海市邦信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高登洋酒公司(J&P GOLDEN WINGS CORP.)。
  法定代表人Jean-Marc Henry,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沈长义,上海何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安莉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莉莉公司”)诉被告高登洋酒公司(以下简称“高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6年7月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7年12月12日、2008年8月14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袁颖、被告委托代理人沈长义均两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安莉莉公司诉称:原、被告之间曾于2005年8月签订商业合同一份,约定被告向原告提供原产于法国及苏格兰的六种洋酒共计13,000瓶,价值237,960欧元。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履行了合同,向被告支付了合同项下50%的货款作为定金,共计118,980欧元。但被告迟延数月后才发出六种洋酒中的一种。原告为此支付该种洋酒的剩余货款、进口税金、服务费共计人民币784,000元后,取得上述货物,但原告发现上述货物的质量存在严重问题,无法达到合同约定的货物品质。鉴于被告的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且与被告多次交涉未果之情况下,原告为保护自身合法权益,故请求法院判令:1、解除原、被告之间2005年8月13日签订之编号为JW0500812的商业合同;2、被告返还原告预付的货款118,980欧元以及相关尾款、进口税金、服务费人民币784,000元;3、被告赔偿原告因被告的违约行为造成原告的损失;4、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庭审后,原告于2008年12月19日向本院撤回了其诉讼请求中的第3项,本院依法予以准许。
  被告高登公司辩称:原、被告之间的有关洋酒买卖的商业合同真实有效,原告在收到被告第一批货物后从未在合同约定的异议期内向被告提供过证据证明相关货物存在质量问题,应视为原告已接受了被告的货物。之后,直到被告发出第二批货物并通知原告付清余款时,原告才提出对第一批货物质量问题的异议,被告认为原告的异议已超出合同规定的异议期,且被告提供的货物都是合格的,没有质量问题。因此,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但鉴于被告在原告不付清余款的情况下,为减少自己的损失,自行处理了第二批货物,被告愿意由法院对实际无法履行的该批货物进行处理。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编号为JW0500812的商业合同,以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涉及六种洋酒的买卖关系;证据2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付款凭证,以证明原告按照商业合同约定支付了合同总价一半的预付货款;证据3原告法定代表人致被告的信函,以证明被告交付的货物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与合同约定不符;证据4亨利五世大香槟干邑XO(以下简称“亨利五世”)实物一瓶,以证明被告提供的货物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且与合同约定不符;证据5被告设立在上海之子公司法国高得五世(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得公司”)销售经理吴享聪于2006年5月30日致原告工作人员的传真函件、证据6高得公司吴享聪于2006年6月21日致原告法定代表人张安莉的传真函件、证据7高得公司吴享聪于2006年6月21日再次致张安莉的传真函件、证据8高得公司吴享聪于2006年6月22日致张安莉的传真函件、证据9高得公司吴享聪于2006年6月23日致张安莉的传真函件,上述证据5-9以证明原、被告就货物质量问题一直在交涉;证据10交通银行汕头分行龙湖支行结算业务申请书,以证明原告向被告之子公司高得公司支付过款项人民币784,000元。
  被告对原告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
  对于原告的证据1、2、5-10之形式真实性,被告均无异议,但认为其没有违约,交付的货物也不存在质量问题,相反是原告未及时支付剩余货款导致第二批货物无法履行;对于证据3之形式真实性,被告有异议,认为其从未收到过该封信件;对于证据4之形式真实性,被告亦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原告提供的这瓶“亨利五世”就是被告交付给原告的原物。
  被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高得公司吴享聪于2006年6月21日致张安莉的传真函件(与原告证据6相同)、证据2高得公司吴享聪于2006年1月8日致原告工作人员的传真函件、证据3高得公司吴享聪于2006年1月12日致原告工作人员的传真函件、证据4交通银行汕头分行龙湖支行结算业务申请书(与原告证据10相同)、证据5高得公司吴享聪于2005年12月27日致原告工作人员的传真函件,上述证据1-5以证明原告仅付清了第一批货物的剩余货款,被告所交付货物并不存在原告所称的质量问题,在第二批货物到达后被告催促原告付款,但是原告没有支付;证据6交通银行汕头分行龙湖支行结算业务申请书(注:原告提供的证据10上系将2笔结算业务申请书复印在一张A4纸上,原告将其中2006年1月18日的这笔结算业务作为其证据提供,对于另一笔2006年2月23日的结算业务未划去,经当庭询问,原告不将其作为证据,但被告将该笔结算业务作为其证据提供),以证明原告指定了上海名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名特公司”)进行报关;证据7上海赣星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星物流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及送货单,以证明被告妥善地履行了自己的义务,将第一批1,000瓶“亨利五世”送抵原告在汕头的仓库。
  原告对被告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
  对于被告的证据1-7之形式真实性,原告均没有异议,但认为这些证据不能证明被告提供的货物符合合同约定,以及相关货物进口的报关都是由被告进行的,甚至不能看出被告提供的货物是否系通过海关正规渠道进口的。
  本院根据原、被告双方对证据的质证意见,并结合双方的诉辩意见,认证如下:对于原告的证据1、2、5-10,被告的证据1-7,原、被告对于相对方提供的上述证据之形式真实性均没有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的形式真实性予以确认;对于原告的证据3,被告对其形式真实性有异议,且否认收到过该信件,本院认为,该信件系原告单方制作,原告仅表示系通过传真向被告送达且无其他证据加以印证,故对于原告的证据3之形式真实性不予确认;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4,被告否认其真实性,但却未能提供其作为供货方提供给原告的相应样品酒或者相应标签,而从原告提供的实物标签上所显示的名字为“亨利五世”,与双方传真往来函件中以及赣星物流公司出具的相关证据所提到的货品名称一致,本院认为在无相反证据之情况下,原告提供的证据4“亨利五世”实物系被告提供之真实性可予确认。
  根据上述本院确认之证据,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2005年8月13日,原告安莉莉公司作为乙方(或客户方)、被告高登公司作为甲方(或供货方)达成了一份编号为JW0500812的商业合同。该合同约定被告向原告提供六种洋酒产品,即(A)法国杜察•亨利大香槟干邑XO(70cl,40度,3,000瓶,单价14.00欧元/瓶,总价42,000欧元)、(B)法国马吉利大香槟干邑XO(70cl,40度,3,000瓶,单价14.00欧元/瓶,总价42,000欧元)、(C)法国马吉利白兰地XO(70cl,40度,2,000瓶,单价4.57欧元/瓶,总价9,140欧元)、(D)法国马吉利白兰地XO(70cl,40度,2,000瓶,单价4.57欧元/瓶,总价9,140欧元)、(E)马吉利苏格兰威士忌(70cl,40度,2,000瓶,单价5.34欧元/瓶,总价10,680欧元)、(F)法国杜察•亨利水晶瓶50年大香槟干邑XO(60cl,40度,1,000瓶,单价125.00欧元/瓶,总价125,000欧元),上述洋酒产品共计13,000瓶,总金额为237,960欧元,均为上海到岸价,不含关税及报关服务费及运费。其中(A)、(B)项产品为相当于或超过轩尼诗XO水平,(F)项产品为相当于或超过路易十三水平,同时被告应提供大香槟50年干邑XO的历史资料,以便原告做宣传之用。另外,(F)项产品杜察•亨利水晶瓶属于被告提供,木塞、瓶盖、酒标等均由被告制作提供。
  该商业合同还对付款、运输方式、索赔等事项约定如下:“若发生关于产品数量、质量的索赔,客户方必须在货物到达指定地点后的10天之内知会供货方并在此期限内向供货方提出有关证明”、“在供货方收到客户方的订金118,980欧元之后3个工作日内开始生产,从法国出货,上海到岸。客户方可指定货运公司或委任供货方的货运公司,运费由客户方负担”、“签定此合同之日起,客户方需在3个工作日内向供货方支付50%订金,货物到达上海港后5个工作日内付清50%余款(118,980欧元)”等。
  合同签订后,原告即于2005年8月16日向被告支付了118,980欧元。之后,原告又于2006年1月18日通过“汕头市龙湖区金叶发展公司”在交通银行汕头分行龙湖支行的账户,向被告设立在上海的子公司高得公司支付了(F)项产品的税金、服务费、货物余款共计人民币784,000元。
  2006年4月下旬,赣星物流公司将125箱“亨利五世”送到原告在广东省汕头市的仓库,送货单载明的数量为1,000瓶。
  2006年5月30日,高得公司销售经理吴享聪传真给原告工作人员高先生,通知原告:(A)、(B)、(C)、(D)、(E)项产品将到上海港,要求原告将剩余货款56,480欧元在五个工作日内汇至高得公司账户,待高得公司确认金额后再转给名特公司进行报关。
  2006年6月21日,高得公司销售经理吴享聪两次传真给原告法定代表人张安莉,第一份传真系对原告之前所发传真提出质量异议的答复,被告认为其提供给原告的“亨利五世”大香槟干邑没有质量问题,不同意原告的要求。第二份传真系被告不同意原告就(A)、(B)、(C)、(D)、(E)项付款事宜提出的看货付款之要求,被告再次要求原告付清剩余货款,并表示在原告未付清货款前,无法托运入关,更无法看货取货,且被告不负责通关。
  2006年6月22日、23日,高得公司销售经理吴享聪两次传真给原告法定代表人张安莉,再次要求原告付清剩余款项。但原告因认为被告的货物交付存在质量问题,且与合同约定不符,并未付清第二批洋酒的剩余货款,经交涉无果,原告诉诸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另查明:
  (一)被告提供给原告之产品实物的标签正面标明“Henry V”、“65cl 40%vol.”“J&P GOLDEN WINGS”,标签反面标明“亨利五世大香槟干邑XO”、“原产国法国,灌装日期2005年10月13日,经销商上海新星进出口有限公司”、规格为“650毫升 酒精度40%”。
  (二)2005年12月至2006年1月间,高得公司销售经理吴享聪多次发传真给原告工作人员高先生,就(F)项货物的余款付清问题进行联系,并表示要原告再次确认上述报关货物交由名特公司报关。
  (三)2006年2月23日,汕头市龙湖区金叶发展公司通过其在交通银行汕头分行龙湖支行的账户,向名特公司支付人民币7,500元。
  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认为其在收到被告交付的(F)项产品后马上提出过异议,其主要依据是原告法定代表人给被告传真的一封信,该封信中认为被告交付的“亨利五世”与原告订购的“杜察•亨利”不符,且酒无密封漏气严重,因此要求退货。被告否认收到过该封信的传真,但表示原告提出的相关质量异议是在收货一个月后提出的,而非在收到货物10天内提出,因此,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解除合同请求,但被告确认收到了原告的预付货款118,980欧元和随后支付的人民币款项784,000元。另外,双方就报关问题亦各执一词,均主张系对方委托名特公司进行报关事宜,但都未能提供报关单以及进出口代理合同之类的证据。
  本院认为:本案系涉外买卖合同纠纷,因原、被告双方营业地分处《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之两个缔约国,故本案纠纷之处理应适用《公约》。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原、被告之间的买卖合同是否能够解除以及被告是否应退还原告已支付部分的货款、税金及服务费。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的商业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与法不悖,应为合法有效,双方一经签订,即应遵守各自的义务,全面适当地履行合同。从本案审理情况来看,原、被告就合同项下六个品种的洋酒分两批履行,第一批为1,000瓶杜察•亨利水晶瓶50年大香槟干邑XO,第二批为余下的五个品种洋酒共计12,000瓶。合同签订后,原告即依约支付了全部六种洋酒50%的货款118,980欧元。之后,原告又付清了第一批1,000瓶剩余的50%货款、税金及服务费共计人民币784,000元,但对于第二批12,000瓶洋酒原告未支付尾款。因此,本院对于本案合同能否解除亦需根据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加以区分。
  对于第一批1,000瓶洋酒,原告认为被告提供的产品不符合要求且存在严重质量问题,而被告认为其交付的是合格产品,且退一步讲即便存在质量问题,原告也未能在收到货物后十天内提出异议,故被告认为原告的行为应视为对收到合格货物之确认。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对于洋酒产品的品质是有明确约定的,即被告应向原告提供法国杜察•亨利水晶瓶50年大香槟干邑XO,其品质相当于或超过路易十三水平,且被告还需要提供该种洋酒的历史资料以便原告宣传使用。尽管被告否认原告提供之证据实物洋酒的真实性,但鉴于合同规定“杜察•亨利”水晶瓶、木塞、瓶盖、酒标均由被告制作提供,现被告并未提供相反证据证明其观点成立,故本院结合被告提供的赣星物流公司证明及被告发给原告传真件中的内容,确认被告实际提供给原告的是“亨利五世”,并非合同约定之特定产品。被告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原、被告之间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就以“亨利五世”替代“杜察•亨利”之问题达成过一致,由此可见,被告上述不按约供货之行为必然致使原告通过获得法国原产杜察•亨利水晶瓶50年大香槟干邑XO并进而出售以期获得经济利益的合同目的彻底丧失,因此,本院认为被告的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告请求解除合同中关于第一批洋酒的履行部分之请求,符合《公约》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应返还原告已支付的第一批洋酒全部货款,并返还原告为此支付的税金、服务费,而原告亦应将收到的第一批洋酒“亨利五世”如数返还给被告。
  对于第二批洋酒,原告仅于合同签订后支付了50%的预付货款,之后便因为对第一批洋酒的交付存在异议而拒绝付清第二批洋酒的剩余款项,而实际上被告在庭审过程中也确认其自行处理了该批货物。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在商业活动中签订合同系基于双方之间的信任,如被告提供符合要求的原产地法国之洋酒,原告即为此支付款项,并进而在以后的商业活动中获取利益,但现因第一批洋酒的履行中存在争议,引发了原、被告之间的互不信任,从而导致第二批洋酒履行实际已无可能,而双方不信任因素产生之主要原因系被告在履行第一批洋酒过程中的违约行为所致。鉴于双方都认可本院对该部分洋酒的履行进行处理,本院认为,因该部分洋酒已无实际履行之可能,故应予以解除,被告应返还原告已支付的第二批洋酒之部分货款。
  关于被告辩称原告未在合同约定的异议期内提出过异议,故应视为原告接受被告交付的货物从而被告免责之观点,本院认为,《公约》第三十八条和第三十九条虽规定了“买方必须在按情况实际可行的最短时间内检验货物……在发现不符情形后一段合理时间内通知卖方,说明不符合同情形的性质,否则就丧失声称货物不符合同的权利”,但《公约》第四十条同时也规定“如果货物不符合同规定指的是卖方已知道或不可能不知道而又没有告知买方的一些事实,则卖方无权援引第三十八条和第三十九条的规定”。现在被告提供给原告的货物根本就不是合同项下约定之货物,被告对此不可能不知道,况且本案中的原告也一直在就相关异议进行交涉,直至交涉无果后提起告诉。因此,上述事实符合《公约》第四十条的规定,被告的辩解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至于原、被告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对于究竟系谁委托名特公司就涉讼货物进行报关一直争执不下,本院认为,鉴于被告已经确认收到原告的全部预付欧元货款和随后支付的人民币货款、税金及服务费,故在本院确认整个商业合同予以解除之前提下,被告就应该返还原告货款118,980欧元以及货款、税金、服务费人民币784,000元。据此,依照《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五十一条第(2)款、第八十一条第(2)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上海安莉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高登洋酒公司(J&P GOLDEN WINGS CORP.)于2005年8月13日签订之编号为JW0500812的商业合同;
  二、被告高登洋酒公司(J&P GOLDEN WINGS CORP.)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上海安莉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118,980欧元以及货款、税金、服务费人民币784,000元。
  如果被告高登洋酒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2,705元、财产保全费人民币6,148元,共计人民币28,853元,由被告高登洋酒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上海安莉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高登洋酒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 英 
代理审判员 王 谦 
审 判 员 张冬梅 
二00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 月 
 Add/View Comments  Print This Page
Designed by SWEI
© Copyright 2009 Wuhan Universit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Law
[Webmaster Entr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