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CISG China
Sponsor
Founders and Editors
CISG Global
Collaborators
Links
Online Enquiries
Call for Contributors
Contact Us
Guestbook
Homepage
Bulletin
Top News
Shanghai Second Intermediate Court 20 June 2003  
Column:Court Decisions  Added:2010-1-22 14:22:14  Source:Weidi Long  Hits:1031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上 海 市 第 二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2)沪二中民五(商)初字第44号
 
  原告(反诉被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DONG FENG TRADE CO.,LTD),住所地:大韩民国釜山金井长田497-80。
  法定代表人金建洙,该会社代表理事。
  委托代理人高峰,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杭州东俐橡塑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长河镇。
  法定代表人韩水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杜会云,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曹晶晶,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原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以下简称东风会社)为与被告杭州东俐橡塑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02年5月14日 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02年6月17日,被告杭州东俐橡塑制品有限公司向本院提起反诉,本院受理后,进行合并审理。2003年3月13日,本院公开开庭 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委托代理人高峰,被告(反诉原告)委托代理人杜会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东风会社诉称:2000年10月25日,其与东俐公司签订一份买卖合同,合同编号为NO.DF-001025,约定由东风会社向东俐公司销售代码为 NO.FC-02制鞋原材料,货款共计152,805美元。签约后,东俐公司于同年11月8日开出信用证,其中明确价格条款为至上海成本加运费价 (CFR)。同年11月 25日,东风会社将合同项下货物装船,装箱单记载了交货品种和数量,发票载明货物价值为109,396。20美元。11月28日,该批货物抵达目的港上海港宝山港务公司 (十四)区。东俐公司在目的港提取货物后,却未履行付款义务。东风会社交涉不成,遂起诉来院,认为作为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的双方,均应按约履行合同项下的义务。东俐公司拒付 货款的行为侵害了东风会社的合法权益,造成东风会社的财产损失。根据《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请求判令东俐公司支付所欠货款 109,396.20美元,折合人民币905,472.35元(按1:8。277计算),诉讼费由东俐公司承担。
  原告东风会社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材料:
  1、2000年10月25日,双方签订的编号为NO.DF-001025合同。证明双方建立了买卖合同法律关系。
  2、2000年11月8日,东俐公司申请开立的LC33200CZ02059J信用证及其于同年11月21日的修改文件。证明东俐公司已按合同约定作付款准备。
  3、2000年11月25日,由长锦商船株式会社签发的提单。证明东风会社按照约定履行了交货义务。
  4、2000年11月25日,东风会社出具的商业发票。载明了其向东俐公司交付货物的具体品名,货款共计109,396。20美元。
  5、2000年11月25日,东风会社交货装箱单。证明其交货品种、数量及重量等内容。
  6、2001年3月7日,东俐公司作出的“取消信用证邀请书”。证明东俐公司未支付系争货款。
  被告(反诉原告)东俐公司答辩并反诉称:对东风会社所提供的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东风会社所诉编号为NO.DF-001025合同的签订亦属实。但是,在该合同签订的前一天,即2000年10月24日,双方另签订有编号为NO.DF-001024外销合同一份,约定由东俐公司向东风会社销售代码为 NO.FC-02黑色鞋子 25,050双,灰色鞋子25,050双,每双单价为4。8美元,共计货款为240,480美元。为落实该外销合同项下原材料的来源,根据东风会社的指定,双方遂于第二天签订了本案系争合同。在系争合同中约定,由东风会社提供编号为NO.DF-001024外销合同所需的全部制鞋原材料及商标标识,具体包括P.N.X人造皮、P.U人造 皮、T.P.R商标标识、鞋带、鞋子大底及香水等。2000年11月,东风会社告知东俐公司,由于前述代码 NO. FC-02(即指worldcup)是国际足球 FIFA的名称,其在韩国已经被通知不能使用,要求将代码修改为NO.FC-05/07。故双方于2000年11月20日又签订了编号为 NO.DF-001024-1的补充合同,对代码进行了修改。同时相应地对系争编号为NO.DF-001025原材料供应合同中的代码也进行了修改,修改后合同编号未变。
  东风会社提供的原料运抵上海港后,东俐公司根据前述编号为NO.DF-001024外销合同及编号为NO.DF-001025原材料供应合同,按进料加工复出口的方式向海关履行了报关手续,该批原料成为海关监管的复出口产品。但是,经过对东风会社所供原料进行清点,发现东风会社并未全面履行系争编号为 NO.DF-001025原材 料供应合同,东风会社未按约提供黑、灰两色T.P.R.LOGO(橡胶标识)和P.U out sole(鞋子大底)。由于东风会社的重大违约行为,导致其无法履行编号为 NO.DF-001024外销合同,造成东俐公司巨大经济损失。故请求法院判令东风会社自行运回编号为NO.DF-001025合同项下的原材料,判令东风会社赔偿东俐公司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592,470.18元,其中包括因停工待料三个月而产生的工人工资损失人民币377,098.70元、预期利润损失14,579。 77美元,折合人民币120,574.69元,补缴税款损失人民币52,588.80元,及已加工成品鞋所垫用的鞋子大底货款损失人民币42,207。99元。
  反诉原告东俐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证据材料如下:
  1、2000年10月24日,其与东风会社签订的编号为NO.DF-001024号外销合同及系争编号为NO.DF-001025原材料供应合同。证明其与东风会社之间是进料加工复出口贸易关系,由东风会社提供制鞋原料,东俐公司完成加工后再向东风会社销售,两份合同均明确鞋子的代码为N0。FC-02。
  2、2000年11月17日-20日间,东风会社向东俐公司发出的通知。证明由于商标标识原因,东风会社要求将合同及信用证中的代码由NO.FC-02修改为 NO.FC-05/07。
  3、2000年11月20日,东俐公司与东风会社签订的编号为NO.DF-001024-1补充合同及对系争编号为NO.DF-001025原材料供应合同的修 改。证明应东风会社的要求,双方对鞋子的代码由NO.FC02修改为NO.FC-05/07,达成一致。
  4、2000年12月13日,双方对东风会社实际供货进行清点的明细单。证明东风会社实际供货与系争合同约定不符。
  5、2000年12月-2001年2月间,东俐公司的工资清册,证明由于停工待料三个月导致东俐公司工资损失人民币377,098。70元;东俐公司制作的系争业务成本利润核算表,证明预期利润损失为14,579.77美元,折合人民120,574。69元;东俐公司按照东风会社出具的发票和装箱单内容,向海关申报的报关单,证明由于东风会社实际未提供其出具的发票及装箱单项下黑色鞋子大底,导致东俐公司报关原料与实际收货情况不符,将补缴关税、增值税人民币52,588。80 元。
  6、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杭州海关核发的编号为NO.C29010300393“对外商投资企业履行产品出口合同所需进口料件加工复出口登记手册”。证明东俐公司已经 将东风会社提供的涉案原料履行了报关手续,并且作为加工复出口的料件属于海关监管物资,不能内销,只能退货。
  7、东俐公司制作的关于编号为NO.DF-001025合同项下原料清单。证明东风会社供货短少情况,及东俐公司为减少损失利用涉案原料已经加工完成成品鞋 4,623双(使用的鞋子大底是东俐公司先前从东风会社购买)、半成品鞋5,240双、现库存原料等情况。
  反诉被告东风会社答辩称:东俐公司所称合同签订及修改情况属实。编号为NO.DF-001025原材料供应合同确实是为履行编号为 NO.DF-001024外销合同而签订的。但是,东俐公司应提供具体证据证明其实际收取货物数量和价值短少情况;且东俐公司提出损失赔偿的依据并不充分。东风会社坚持其本诉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本案双方当事人没有争议的事实是:
  1、关于涉案合同的签订。系争编号为NO.DF-001025原材料供应合同及 NO.DF-001024外销合同签订均属实,且系两份关联合同,编号为 NO.DF-001025合同是为履行编号为NO.DF-001024外销合同而签订的原材料供应合同。双方签订于2000年10月25日,编号为 NO.DF- 001025的合同约定,东风会社应向东俐公司提供制作代码为NO.FC-02黑、灰两色鞋子的原料:1。2MM.P.N.X黑色5342米、1。2 MM.P.N.X灰 色5342米、0。6MM.P.U黑色1076米、0。6 MM.P.U灰色1076米、T.P.R.LOGO黑色/灰色100200只、EYELET.NO.300黑色 /灰色(鞋带)100,200条、P.U OUT SOLE黑色(鞋子大底)25,050双、P.U OUT SOLE灰色(鞋子大底)25,050双及香水90公斤,货款共计152,805美元。之后,因商标标识问题,应东风会社的要求,双方于2000年11月20日又补充签订了编号为NO.DF-001024-1合同,同时对系争编号 为NO.DF-001025合同进行了修改,将代码由NO.FC-02改为NO.FC-05/07。
  2、关于系争合同的履行。东风会社为履行系争合同项下付款义务,于2000年11月8日,向银行申请开立了LC33200CZ02059J信用证,其中载明价格条款为至上海成本加运费价(CFR),应付货款总额为152,805美元。随着前述合同关于代码的修改,东俐公司相应于2000年11月21日,对该信用证项下代码也进行了修改。2000年11月25日,东风会社将相关货物交付运输,并由长锦商船株式会社签发了提单。同日,东风会社出具了发票和装箱单,载明货物总价值为 109,396.20美元,具体品种和数量为:1。2MM.P.N.X黑色5342米、1。2 MM.P.N.X灰色5342米、0。6MM.P.U黑色 1076米、0。6 MM.P.U灰色1076米、P.U OUT SOLE黑色(鞋子大底)19200双及香水90公斤。2000年11月28日,系争编号为 NO.DF-001025合同项下相关原料到港,东俐公司向海关申报后提取了相关原料。由于东风会社实际提供的货物中,缺少制鞋重要原料即鞋子的大底和商标标识,导致编号 为NO.DF-001024外销合同无法履行。
  3、关于涉案报关事宜。系争货物到港后,东俐公司以进料加工复出口的方式向海关履行报关手续。中华人民共和国杭州海关核发了编号为 NO.C29010300393“对外商投资企业履行产品出口合同所需进口料件加工复出口登记手册”,在该登记手册中载明了涉案两份合同编号,并将外商公司列为东风会社。
  4、关于涉案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关系。东俐公司是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东风会社是东俐公司的外商投资者。东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旅游用品、运动鞋、胶鞋、旅游 鞋”等。
  以上事实,经双方当事人在庭审过程中确认无异,本院予以认定。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1、东俐公司实际收到系争编号为NO.DF-001025合同项下货物的数量和价值是多少;2、东俐公司提出的经济损失依据是否充分。
  关于争议焦点1,东俐公司以其已经提供的证据4,即双方于2000年12月13日进行清点的明细,及其另行向本院提供的双方当事人于2001年6月7日签订的协议书来证明其主张。东俐公司认为该两份证据相互印证证明,东俐公司实际收取的货物的价值为90,547.347美元,具体数量和品种为:1。 2MM.P.N.X黑色 5342米、1。2 MM.P.N.X灰色5342米、0。6MM.P.U黑色1076米、0。6 MM.P.U灰色1076米、EYELET.NO.300黑色/灰色 (鞋带)50100付、香水105公斤。由此可见,东风会社实际供货情况与系争编号为NO.DF-001025原材料供应合同比较,缺少了 T.P.R.LOGO黑色/灰 色、P.U OUT SOLE黑色(鞋子大底)、P.U OUT SOLE灰色(鞋子大底),东风会社未按照合同履行供应原材料的义务。
  东风会社对东俐公司提供的上述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均不持异议。但是坚持认为,海关登记手册的内容与涉案东风会社出具的发票和装箱单内容是相符合的。对此,东俐公司补充说明认为,由于其在向海关申报时,尚未实际收到系争货物,东俐公司是按照东风会社提供的发票和装箱单载明的内容向海关履行报关手续,所以即使海关登记手册的内容与发票和装箱单的内容相符,也不能证明东风会社已经按照系争合同履行了供货义务。事实上,由于东风会社前述实际供货情况,与其在发票和装箱单中载明的供货品种和数量不符,实际供货 缺少P.U OUT SOLE黑色(鞋子大底),却增加了EYELET.NO.300黑色/灰色(鞋带),由此还将使东俐公司产生补缴税款的损失。
  本院认为,根据由东俐公司提供、东风会社不持异议的证据材料显示,结合系争编号为NO.DF-001025合同约定的内容,东风会社并未提供制鞋关键原料鞋子大底及商标标识,东风会社未按照系争编号为NO.DF-001025合同履行主要供货义务的事实应予认定。由于东俐公司向海关申报至其实际清关提取货物,存在时间上的先后,东俐公司所称其系按照东风会社提供的发票、装箱单向海关申报的陈述,具有一定合理性,可予采信。由于东俐公司在报关时,并不掌握实际货物情况,而东风会社实际也未按照其提供的发票和装箱单供货,导致海关登记手册记载的原料品种、数量虽与发票和装箱单一致,但是仍与东俐公司实际收货情况不符的后果,应由东风会社承担。东风会社所称相关海关登记 手册与发票和装箱单一致的主张,并不足以对抗东俐公司针对其所提出的未按约履行交货义务的指控,东风会社的上述主张不能成立。
  关于争议焦点2,东俐公司以其前述提供的证据8来证明其主张,认为由于东风会社未按约提供制鞋原料,导致其工人无法按照正常排期进行制鞋工作,实际难以履行涉案编号为NO.DF-001024外销合同,由此产生停工待料三个月工人工资损失人民币377,098。70元;该公司以其制作的成本利润核算表证明其预期利润损失为 14,579.77美元,折合人民币120,574.69元,在该成本利润核算表中载明工资成本为27,137。12美元。此外,东俐公司另主张由于东风会社实际未提供发票及装箱单中载明的黑色鞋子大底,导致东俐公司向海关申报的原料与其实际收货情况不符,将产生补缴关税、增值税损失为人民币52,588。80元;原告为减少损失,采用东风会社原来供应剩余的鞋子大底已经加工成品鞋4,623双,为此垫用鞋子大底货款为人民币42,207。99元,该款亦应由东风会社偿付。
  东风会社认为,东俐公司所提出的预期利润的计算方式基本是合理的,并且对东俐公司提供的工资清册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是对东俐公司主张将该公司于 2000年12月-2001年2月间发生的全部工资损失,均由东风会社承担持有异议。认为,东俐公司如果存在工资损失,也应当按照其成本利润核算表中关于工资成本计算标准来确定,而不应当是全部的工资数额。东俐公司提出的税费损失,由于该费用尚未实际发生,且没有证据加以证明,该项损失不应予以支持。东俐公司所称加工成品鞋而产生的垫用大底款,与本案无 关,东俐公司应另案起诉。
  本院认为,东俐公司提出的预期利润损失,系以合理的方式进行计算,东风会社就此不持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关于东俐公司提出的工资损失,是由于东风会社未按约提供制鞋原材料,导致东俐公司未能按照工作进度实施加工制鞋工作而产生的实际损失,就此东俐公司提出的损失赔偿应予支持。但是,具体工资损失赔偿数额,应当以东俐公司在计算前述预期利润损失过程中已经确定的合理工资成本数额为依据,即为27,137。12美元,该损失应由东风会社予以赔偿。关于东俐公司提出的关税损失及垫用大底款损失,由于税费尚未实际发生,且东俐公司就大底款部分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所以就该两部分损失主张,东俐公司可在税费实际发生和提供充分证据后,另案向东风会社主张。
  本案审理过程中,另查明,东俐公司为减少损失,采用东风会社提供的系争合同项下原料,加工黑色半成品鞋2,437双,成品3,193双,共计使用和损耗 1。2MM.P.N.X黑色1,299.91米,0。6MM.P.U黑色254.45米;加工灰色半成品鞋2,803双,成品1,430双,共计使用和损耗1。2 MM.P.N.X灰色926.62米,0。6 MM.P.U灰色186.82米;使用和损耗香水8.325公斤。东俐公司确认剩余原材料:1。2MM.P.N.X黑色 4042米,0。6MM.P.U黑色176.70米,1。2 MM.P.N.X灰色4,415.50米,0。6 MM.P.U灰色736。001米;香水60公斤,EYELET.NO.300黑色/灰色(鞋带)50,100付。东俐公司确认短缺原材料品种和数量为:1。2MM.P.N.X黑色0.09米,价值 0。65美 元;0。6MM.P.U黑色664.85米,价值2,921.17美元;0。6 MM.P.U灰色153.18米,价值693.91美元;香水36。675公斤,价值 653.16美元,共计价值4,268。89美元。
  对于上述加工行为,东俐公司以前述2001年6月7日双方签订的协议书,和其另向本院提供的东风会社法定代表人于2001年5月28日向东俐公司发出的信,来证明其为减少损失而实施的加工行为已经获东风会社的认可。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东风会社未持异议,并表示对于东俐公司的加工行为是知道的,并曾派员清点。对于前述东俐公司实际 使用、损耗、剩余原材料数量,东风会社均未持异议。此外,东俐公司对其所实施的加工行为,明示放弃加工酬金及相关辅料结算的权利。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及当庭陈述等证据为证,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由于大韩民国未参加《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故本案处理不应适用该公约的有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涉外合同的当事人没有选择处理合同争议所适用的法律的,适用与合同有密切联系的国家的法律。”鉴于本案双方当事人在系争合同中未就处理合同纠纷适用的法律作出选择,本院依法根据最密切联系原则,确定本案适用的准据法。涉案合同项下的价格条款为至上海成本加运费价,东俐公司是在目的港上海收受合同标的物,即合同的履行地在我国境内,本案买卖法 律关系应适用我国的法律进行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第十条规定,“合营企业在批准的经营范围内所需的原材料、燃料等物资,按照公平、合理的原则,可以在国内市场或者在国际市场购买。鼓励合营企业向中国境外销售产品。出口产品可由合营企业直接或与其有关的委托机构向国外商场出售,也可通过中国的外贸机构出售。合营企业产品也可在中国市场销售。” 本案中,东俐公司是中外合资企业,其经营范围中包含有生产销售系争鞋类,故其为了生产所需原材料,及为了销售产品而与东风会社直接建立买卖法律关系,并未违反法律规定。涉 案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各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的内容履行各自的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规定,“当事人一方延迟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第九十七条规定,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 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从东风会社履行系争编号为NO.DF-001025合同行为来看,其供货实际短缺了T.P.R.LOGO黑色/灰色,以及制鞋所需的关键原材料 P.U OUT SOLE黑色(鞋子大底)、P.U OUT SOLE灰色(鞋子大底)。东风会社未按照系争合同约定履行供应原材料义务,导致与之关联的编号为NO.DF-001024外销合同无法履行,其行为已构成根本性违约,直接致使涉案两份合同的目的不能实现。东俐公司由此提出要求退货的反诉请求,实际是对涉案合同予以解除的意思表示,该项请求应予支持。鉴于东俐公司为减少损失,利用系争合同项下原材料进行部分加工行为,东风会社未持异议,东俐公司可将其使用系争合同项下原料加工的成品鞋、半成品鞋及剩余材料履行海关相关手续后,向东风会社退还。东俐公司应向东风会社支付其收货后发生短缺部分的货款共计4,268。89美元。东风会社应当在东俐公司就上述货物履行相关海关手续后提取前述货物。东俐公司在对前述涉案货物办理海关手续过程中所产生的费用,应当由东风会社承担,东俐公司可在上述费用实际发生后另行向东风会社主张。此外,东风会社亦应当向东俐公司赔偿预期利润损失14,579.77美元,及因停工待料所产生的工资损失27,137.12美元,共计41,716。89美元。关于东俐公司提出的关税损失及垫用大底款损失,可在税费实际发生和提供充分证据后,另案向东风会社主张。东风会社向本院提出东俐公司支付货款的本诉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 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反诉被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应在反诉原告杭州东俐橡塑制品有限公司向海关办理相关手续后的十日内提取下列货物:
  采用编号为NO.DF-001025合同项下原料加工鞋:黑色半成品鞋2,437双及成品鞋3,193双,灰色半成品鞋2,803双及成品鞋1,430 双;编号为 NO.DF-001025合同项下原料:1。2MM.P.N.X黑色4,042米,0。6MM.P.U黑色176.70米,1。2 MM.P.N.X灰色 4,415.50米,0。6 MM.P.U灰色736。001米;香水60公斤,EYELET.NO.300黑色/灰色(鞋带)50,100付。
  若反诉原告杭州东俐橡塑制品有限公司不能按照上述品种、数量向反诉被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交付,该公司则应当以实际短缺数量,按照编号为NO.DF-001025合 同项下约定的价格,向反诉被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偿付货款。
  二、反诉被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反诉原告杭州东俐橡塑制品有限公司赔偿损失41,716。89美元。
  三、反诉原告杭州东俐橡塑制品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反诉被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偿付货款4,268。89美元。
  四、对原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五、对反诉原告杭州东俐橡塑制品有限公司其余反诉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本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4,065元,由原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负担。本案反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935元,由反诉原告杭州东俐橡塑制品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 4,568元,反诉被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负担人民币6,367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反诉被告)东风贸易株式会社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反诉原告)杭州东俐橡塑制品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 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江 南 
审 判 员 唐玉珉 
代理审判员 崔学杰 
 
二00三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胡 宓
 Add/View Comments  Print This Page
Designed by SWEI
© Copyright 2009 Wuhan Universit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Law
[Webmaster Entr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