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CISG China
Sponsor
Founders and Editors
CISG Global
Collaborators
Links
Online Enquiries
Call for Contributors
Contact Us
Guestbook
Homepage
Bulletin
Top News
Jiangsu High Court 19 February 2001  
Column:Court Decisions  Added:2010-1-10 16:18:25  Source:Weidi Long  Hits:917   

 

【 审理法院 】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 判决时间 】 二○○一年二月十九日
  原告:日本泰平商事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泰平商社)。
  被告:江苏舜天国际集团服装进出口南通公司(以下简称舜天公司)。
  1999年7月,中国上海垠拓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垠拓公司)向泰平商社订购住友挖掘机六台,要求先运四台,但泰平商社接到的垠拓公司开出的信用证未能兑付。由于泰平商社的四台挖掘机已出运,垠拓公司通过南通信普集团有限公司的王坚布介绍并委托舜天公司作代理商,由舜天公司与泰平商社签订了购货确认书。约定:CIF南通到岸价,单价475万日元,总计1900万日元,支付方式为见票90天即付的不可撤销信用证。确认书要求必须致买方的正本有提单、发票等。舜天公司向中国银行南通分行申请开立信用证,在开证申请书中特别说明:需要受益人证书,并由受益人用DHL快递邮寄全套原件,包括一份原始提单、已签署商业发票及装箱单给申请人。中国银行南通分行于1999年8月30日开具了申请人为舜天公司、受益人为泰平商社的不可撤销信用证,总金额为1900万日元。1999年9月1日,泰平商社向中国银行南通分行出具一份伪造的邮寄收据和受益人证书,证明已将一套原件包括原件提单1/3份、发票及装箱单等直接寄给舜天公司。而实际上,泰平商社通过他人将这些单证直接交给了垠拓公司。
  另查明,泰平商社于1999年8月10日还曾与北京华腾农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腾公司)签订了一份进口协议书,约定华腾公司向泰平商社进口挖掘机四台,单价500万日元,总价2000万日元,到货口岸为江苏省南通市。
  1999年9月3日,报关公司凭华腾公司委托报关的委托书、多式联运提单复印件、华腾公司的免税表、异地备案的北京海关关封、货物发票(总价款2000万日元)等申请办理四台挖掘机的报关手续。9月6日,南通海关办完海关查验放行手续。同日,王坚布从垠拓公司拿到反面有泰平商社签名背书的提单副本,并向码头支付了相关费用后,将提单副本交给报关公司去船务公司交换提货提单。报关公司在拿到提货提单后,交给了王坚布,由王坚布等人去集装箱公司办理提货手续。集装箱公司的交货记录记载:收货人为报关公司,收货人处盖有“中国外运江苏集团公司南通公司进口部业务专用章”,舜天公司职员张瑜也在该交货记录备注栏内签名并写了车号。四台挖掘机提走后暂放于与舜天公司有业务关系的某服装公司。
  1999年9月7日和10月8日,本案所涉4台挖掘机因涉嫌走私,被海关扣留,华腾公司负责人、垠拓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被刑事处罚。后泰平商社向银行申请议付舜天公司开出的信用证,因单证不符被拒付。泰平商社因直接向舜天公司索款无着,遂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
  泰平商社诉称:垠拓公司向我社购挖掘机,委托舜天公司代理进口,我社已交货,舜天公司职员张瑜在交货记录上签名并已提货,请求判令舜天公司给付货款并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
  舜天公司答辩称:我司是受委托代理进口。但泰平商社未按约定将提单正本交我司,致使货物被其他公司提走。我司职员是在其他公司已提货、而将面临信用证议付风险时到码头拦截货物。泰平商社没有向我司履行交货义务,故我司不应支付货款。
  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泰平商社与舜天公司之间的国际货物购销合同关系成立,且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本着诚实信用原则履行该合同。舜天公司已向银行申请开立了信用证,而泰平商社未按信用证条款及购货确认书的约定向舜天公司履行邮寄单证的义务,而是将原始提单交给了其他公司,并由其他公司提供了相应的报关材料藉以报关,且其他公司已凭泰平商社签字背书的原始提单向运输公司的代理人报关公司换取了提货单,提取了货物。因该提单为空白抬头,即不记名提单,原告泰平商社在提单背面签字后,持有提单的人无需背书即可取得货物的所有权。根据海关法的有关规定,进口货物的收货人是法定的通关申请人。而该批货物的通关申请人是华腾公司。由于泰平商社未向舜天公司交付提单,致使舜天公司丧失了提取货物的权利。但泰平商社却又向银行出具受益人证书和已作涂改的邮据,以造成泰平商社已履行邮寄正本提单第一套单证给舜天公司的假象,企图实现信用证的兑付,是商业欺诈行为。根据权利与义务相一致原则,泰平商社既未向舜天公司交付货物所有权凭证,又不存在舜天公司已经收取货物的客观事实,故其向舜天公司主张货款权利缺乏已履行交付义务的辅证。舜天公司职员在未收到提单正本和提货单、其他公司已提货拆箱并实际掌握了货物的所有权而又未付款的情况下,要求把其中的两台挖掘机存放于某服装公司,是为了防止产生信用证付款的风险,是对自己公司合法权益的保护,其在备注栏内的签字不足以证明泰平商社已通过船运公司直接把货物所有权转移给了舜天公司。泰平商社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八十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第三十条之规定,该院于2000年9月29日判决:
  驳回泰平商社的诉讼请求。

  泰平商社不服,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张瑜在备注栏内的签字不足以证明其已通过船运公司直接把货物所有权转移给了舜天公司是错误的,请求撤销原判,必判舜天公司支付其四台挖掘机的货款及损失。
舜天公司答辩要求维持一审判决。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泰平商社未按照与舜天公司合同的约定将原始提单副本直接邮寄给舜天公司,而是提供给了垠拓公司,使舜天公司无法控制该批货物所有权,泰平商社对此存在过错。舜天公司职工张瑜并未在交货记录收货人栏内签字,其也不是报关公司的职员,其在交货记录备注栏内的签字并不能说明舜天公司是货物的实际收货人。泰平商社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该院于2001年2月19日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Add/View Comments  Print This Page
Designed by SWEI
© Copyright 2009 Wuhan Universit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Law
[Webmaster Entrance]